何超琼和许晋亨离婚22年后:一个49岁才当爸一个60岁单身拼事业

赌王的二太太被港媒报道去世,就引起不少的关注,只是大家关注的落脚点,都到了赌王二太太所生的何超琼身上。

1991年,赌王之女何超琼带着10亿的嫁妆,与香港船王富三代许晋亨步入婚姻殿堂。

他们郎才女貌,门当户对,本以为这段婚姻会成为一段佳话,谁知到头来只不过是一场名存实亡的笑线年,何超琼公开宣布离婚,消息一出惊动了当时整个港澳演艺圈,大家都很好奇,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何超琼无法再将就了?

原本作为家族独子,理应继承百亿家产的许晋亨,自从爷爷将420亿的家产,全部托付给信托基金打理后,每个月就只能拿到200万的生活费,彻底跟百亿富豪没有了关联,只能精打细算的过日子了。

有人说每月200万已经不少了,实际上这就等于你玩游戏,有了200万金豆后就不能在新手场玩了,去了高手场你这200万金豆可能几场就输完了。

而原本应该回归沉寂的何超琼,却以二房之女的身份,在尔虞我诈的赌王家族中独揽大权,成为家族的话事人,显然已经跟前夫许晋亨不在一个档次了。

两人如今不同的境遇让人觉得好奇,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,才会让两人现在的差距变得如此之大?

何超琼出生于1962年,其父是大名鼎鼎的“澳门赌王”何鸿燊,其母则是何鸿燊的二太太蓝琼缨。

何超琼出生的时候,赌王家族的关系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混乱,所以何超琼得以度过了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。

何鸿燊兴奋之余,将其认为是何超琼的功劳,所以对她寄予厚望,当做是家族继承人来培养。

在何鸿燊的教育下,何超琼的能力成长迅速,很快就成为一位独当一名的女强人。只是在那段时间里,何超琼的内心非常的煎熬,完全感觉不到丝毫的自由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陈百强和何超琼的感情逐渐升温,很快就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。

何鸿燊拆散两人的理由非常简单,他觉得陈百强配不上自己的女儿,完全没有考虑到两人的感情,

面对父亲的强力逼迫,从小养成的习惯让何超琼不敢反抗,很快两人就悄无声息地分手了。

跟何超琼一样,许晋亨出生在一个豪门世家,还是家里的独苗,没有兄弟姐妹。换句话来说,不出意外的话,许晋亨就是许家唯一的继承人。

可能是因为独苗的原因,许家对许晋亨的要求不高,只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地继承家业即可,这也让许晋亨有了追求爱情的财力与底气,各种女星只要看中了就行动。

许晋亨曾经追过刘嘉玲,两人也曾你侬我侬地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,后面分手后,许晋亨又盯上了“梨涡女神”黎姿,开始使出浑身解数追求对方,想要抱得美人归。

许晋亨这种追求女星的生活,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直到他的家族认为不能继续这样下去,想要让他彻底地安定下来,许晋亨才迫不得已结束了这段幸福的时光。

许家给许晋亨安排了一门婚事,让他和何超琼结婚,一来是想要让他收心,安分地过日子;二来是因为许家希望能够通过这次的结亲,让家族产业扩大。

从上面描述的经历来看,何超琼和许晋亨都不具备反抗家族的本事,最后迫于长辈给予的压力,两人只能跟一个不爱的人走进婚姻的殿堂。

虽然两位当事人对这场联姻都不满意,但是这场联姻所带来的的收益,还是非常大的。

两人结婚后,何超琼就正式在家族企业就职,凭借着自己的商业天赋,何超琼将一个个不被看好的项目,一次次地扭亏为盈,体现了自己强大的商业手段,随后这背后少不了许家的帮助。

在何鸿燊的帮助下,许家的产业也是越做越大。可以说,这场联姻简直就是双赢,唯独苦了两位当事人。

得知这个消息后,何超琼不顾自己已经嫁人的事实,顶着流言蜚语来给陈百强扶灵,抱着陈百强的母亲痛哭,引起了巨大的舆论哗然。

眼看妻子这样“不守妇道”,许晋亨也是干脆放飞自我,一次次的在外面花天酒地,不断向媒体证明夫妻两人的貌合神离。

这也是证明了,夫妻两人的婚姻,从头到尾只不过是一场赤裸裸的利益结合而已。

两人这种虚假的夫妻关系,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直到一位名叫李嘉欣的女人的出现。

对于许晋亨离婚的说法,许家自然是不同意的,他们还天真地以为,何超琼跟许晋亨的婚姻还有救。

只是许晋亨爱李嘉欣爱得死去活来,不管不顾就是要跟对方在一起,甚至在家中闹起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笑话,搞得整个许家鸡犬不宁。

面对这个承诺,许家的长辈动心了,因为许晋亨是家族的独苗,而他跟何超琼结婚这么久,都没能生下一儿半女。

能够带来利益的联姻自然是好的,但是断了香火的联姻,这就让许家唯恐避之不及了。

在何超琼很小的时候,何鸿燊就将她当做是家族继承人来培养,而何超琼也没有让父亲失望,在何鸿燊还没有去世的时候,就已经掌握住家族的产业命脉。

随着何鸿燊的离世,何超琼理所当然地成为何家的话事人,哪怕是身份最高的大房,拿何超琼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。

许家虽然同意他跟李嘉欣结婚,但是两人的婚礼从简,邀请参加的只有双方的亲属而已。

本来众人以为许晋亨和李嘉欣结婚,是一场海王与海后的对决,结果两人结婚这么多年以来,并没有什么绯闻传出,这还是挺出乎众人预料的。

一个纨绔子弟,绯闻傍身,没有商业头脑将船王留下的家业做大,也没有放肆到败光家业,他只想安安稳稳地做自己的富三代。